Day30 Wuhan Diary 武汉日记







2月21日武汉封城第30天


今天是2月21日,距离为期三天的“全市拉网大排查”已经结束了两天,按照新闻里的报道,19日是“拉网清底大排查”的最后一天,考虑到领导们和基层干部们都非常辛苦,日夜操劳,所以我特地多等了两天,到今天我终于可以说:感谢党和国家对我和家人身体健康情况的信任,封城至今没有任何人、任何机构通过任何形式了解我家情况,也非常感谢我自己,积极自救、积极自保,现在家人没有任何感染症状,也囤积了足够的物资,没有为党和国家添麻烦。

前天,19日,据说新来的王忠林书记在市内“微服私访”,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暗访”走到哪儿都有一大堆人跟着,还能拍那么多照片,但既然领导不辞辛劳,我想也是应该欢迎的。书记暗访当天,小区门口的小超市全关门了,我还以为是“史上最严格的小区封闭”的原因,结果昨天又开门了,搞了半天原来是迎接领导“暗访”才关的。

自从更严格的小区封闭禁令开始,我在微信朋友圈、自媒体上又开始看到宠物主人的求助信息了。

封城之初有很多返乡过年的宠物主人,按照当时正常预计的情况给留在家里的宠物预留了几天的食物和饮水,可是突然而来的一眼看不到头的封城后,主人们滞留外乡,小动物们被困在家里。我记得在最初几天的日记中我曾经记录过这些,好在当时也看到有不少志愿者团体自发帮忙。最近看到网上公布的数据,至15日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68名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在17天里完成了无偿上门服务1400多次。

即便如此,我也不止一次看到志愿者上门后发现宠物已经困死家中的情况。现在更严格的小区封闭措施出来以后,志愿者既出不了自家的小区,也进不了宠物主人所在的小区,这些滞留在疫区中心的小家伙们,现在恐怕面临着更加可怕和绝望的境地。

这不该是件放任不管的事情,哪怕自私的站在“人类”的角度,武汉现在的气温已经在逐渐回暖了,如果小动物饿死在家中无人清理,放任腐败导致细菌虫蝇滋生,绝不是一件对现在已经很糟糕的生活环境无害的事情。

我想说,最直接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应该是由社区来承担救助职责,但是我同时也非常清楚的知道,以现状来看,是绝对做不到的。

今天吃完了家里最后一颗Godiva巧克力。自从封城以来,家里没有了垃圾食品,我全靠它们来续命了,这些巧克力还是好友去年底从美国回来专程带给我的,她知道我最爱这个牌子的巧克力,我也乐得不告诉她其实武汉也能买到。封城后各种物资稀缺,快递也停发,剩下的一袋巧克力成了我的救命稻草,可惜就算要求自己每天最多只能吃一颗,到今天终于还是吃完了。

好友12月底回到武汉,1月初去了北京,1月中旬从北京回美国,回去不久武汉的新冠肺炎大规模爆发,那个时候距离离开武汉已经超过了14天,她还是按照离开中国的日子算起,又自觉在家呆了14天。那几天她经常跟我吐槽,好多从中国回美国,甚至从武汉回美国的人到处跑,还在约她出门聚会,“为什么不在家里隔离呢?怎么这么不自觉!”

后来几天,经常在网上看到有人指责外国人歧视中国人、歧视武汉人,我总能想起朋友跟我说的这些。中国人总爱嚷嚷受到了歧视,有时候没有歧视创造歧视也要被歧视,可是为什么不能反省一下,自己或自己人是不是做了什么值得被歧视的事情,或者,外国人可能只是“鄙视”你一个人,不要随便代表一个群体宣布接受“歧视”。

我不知道热爱“被歧视”这件事算不算民族主义的一种表现,反正我真心觉得民族主义者是很可悲的一个群体,唯一值得炫耀的是他们在诞生时基因决定的一切,作为个人对于这个世界毫无可以拿出来吹嘘的价值。如果一个中国人,很不幸的同时还是一个民族主义者,那就更可悲了,常常就会生出一些肉身翻墙了还无比爱(中)国的怪胎。真是魔幻极了。

昨晚,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彭银华医生,因感染新冠肺炎医治无效,殉职。

彭医生原定农历正月初八举行的婚礼因为疫情延期,从此便是无期了。不敢想象他的未婚妻现在是怎样的肝肠寸断。

如果关注大陆的新闻,应该对“林生斌”这个名字不会陌生,2017年他的太太和三个儿女因为自家保姆愚蠢而恶毒的一把火,全部离开了人世。

这几年林先生做了很多慈善,这次疫情他还默默捐赠了近十万元的物资,媒体在杭州市的捐赠清单里看到他的名字,才把这件事公布出来。我今天看到他在一周前的14日发的微博,那天是情人节,他写道:

“病毒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留下的家属悲痛不已,但唯有坚强才能面对。不要放弃信念,试着寻找新的动力,哪怕在粉饰痛苦,也要笑着活下去。

春天来了,西湖旁发芽的绿柳,漫山遍野的桃花,阳光下的暖阳,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是她们生命的重启,从未离去,一直都在。”

这段文字太温柔、太悲伤,却又蕴含着希望与力量,字字句句仿佛都是在诉说着林先生自己。我没有关注林先生的微博,因为我害怕刷微博的时候会猝不及防看到这个名字,唤醒与之有关所有的悲伤。但是我偶尔会专门点进他的主页看他发的内容,这实在是一位太善良和太温柔的人,这样的人不该得到这个世界如此的回报。

如果死后的世界没有天堂和地狱,对于林先生和他的家人,对于彭医生,对于很多死在了这个冬天和没有死在这个冬天的人,该有多么不公平啊。

0 次瀏覽

© 2015 by Badiucao

Follow M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