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5 Wuhan Diary 武汉日记

3月7日 武汉封城第45天


今天第一次参加了社区的蔬菜团购,不是官方对口超市的套餐团购,而是通过微信小程序下单,同一小区的可以集中配送,虽然每种商品都有4斤到5斤,量有些大,如果家里人口不多会有些负担,但是不像超市的套餐有搭售商品,也没有最低消费限额,还能送到小区门口,价格比超市还要略便宜一些,算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了。


群里通知可以下楼拿菜后,我在家里又等了等,估计自己是最后一个才出门,妈妈埋怨我这么晚去,好的都被别人挑走了,只能拿别人捡剩下的,我倒觉得这时候不要扎堆比较好,为了几颗菜感染了才是不划算。到了领菜地点发现自己果然是最后一个,菜品都是提前称重打包的,不存在挑拣,尤其没想到的是最后多了一份蒜苗,送货人索性就送给了我。人生总是这样,充满了意外,很多事强求不来,对于得失随意些,也许反倒能收获些琐碎的小惊喜。


上周买的土豆,剩下的几个都发芽了,没办法,现在团购的蔬菜分量都很足,短时间吃不完就容易变质,难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好在土豆把发芽部位切掉还能吃,之前还听说过团购的豆制品变质、猪肉发臭的情况呢。


最近很多社区分发了“爱心物资”,我们社区也有,在群里通知过一次,结果领取点被人哄抢,听说还有人摔跤受了伤,此后就再没通知领取了。网格员说后期的物资会分发给低保困难家庭、孤寡老人和独居老人,如果真能按照这个标准倒也不错。只是“爱心物资”的品种、数量、分发情况都不曾公示,难免会有人为操作的可能或瓜田李下的嫌疑。特殊时期我不太计较这些,但是想必总会有计较的人,最后还是会落脚到居民跟社区之间的矛盾上。疫情就算结束,这些“后遗症”也会持续很久吧。


政府最近投放了库存肉类,价格确实非常便宜,不过数量有限,我们社区也发了通知,妈妈让我买一些回来。不过对于库存冻肉的品质我有些怀疑,以前曾发生过政府储备的“僵尸肉”流入市场的事情,何况现在这种突发疫情,真的很难相信品质。


我的一位同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今年过年没来得及回来疫情就爆发了,在武汉的父母感染了新冠肺炎,当时正是病床紧缺的时候,她还曾在我们同学群里求助,希望能找人帮忙安排父母入院。好在叔叔阿姨坚持到了住院,昨晚听说二老已近痊愈,阿姨还在医院,叔叔在隔离点隔离。


毕业以后我曾无数次后悔,觉得真应该离开武汉,成年子女跟父母住在一起简直是个灾难。却又总是担心,自己是独生子女,在父母日渐老去、公共养老保障极不健全的情况下,我真的能坦然的撒手不管吗?


这次突发疫情后,我不止一次庆幸,庆幸我在家、在他们身边,有我盯着他们戴口罩、盯着他们不出门、有我采购物资拿快递,我不敢想象如果换作是我处在同学的境地,我该怎么办,大概会抓狂得疯掉。


怎么办呢,谁让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只好不正常地生活了。

昨晚,新任的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主持召开了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会上他提出“要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


想必这就是青山开元公馆小区事件的后续吧,那几声“假的”让领导们难堪了,所以来训诫我们。这真是太荒谬了,荒谬到了极点以至于我忍不住笑出来。感恩?感恩李文亮还是感恩王广发?感恩来援助的外地医护还是感恩武汉红十字会?感恩志愿者还是感恩卫建委?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感恩这个因为瞒报、渎职害死了几千条人命、无数家破人亡的政府和国家?


官方通报的武汉死亡人数到昨天是2349,我不知道真实数字是多少,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医院里还有成千上万的重症患者,无数生命、无数未寒的尸骨、无数未入土的骨灰、无数没来得及的道别……不仅如此,我们到今天还困在家里、学校没有开学、工厂企业没有复工、方舱医院和隔离点还有上万人没能回家、物资到现在还没有正常供应,就在前几天还有人跳楼自杀……现在要我们感恩?


对,我们武汉人的确应该感恩,感恩全世界的善意和帮助、感恩医护人员的牺牲、感恩志愿者的无私奉献、感恩无数平凡岗位上的平凡人……武汉人不是白眼狼,所有的帮助我们都记住了。

但是,我们承受了这么多的悲伤、痛苦和恐惧,这个责任,谁来承担?疫情瞒报的责任在谁?红十字会的渎职责任在谁?救灾物资中饱私囊责任在谁?政府部门尸位素餐责任在谁?整个城市的正常生活已经暂停了45天,这个责任在谁?与其对我们加强感恩教育,不如你们自己加强廉耻教育。

909 次瀏覽1 則留言

© 2015 by Badiucao

Follow M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