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 Wuhan Diary 武汉日记

更新日期:3月 4

2020.1.25 武汉封城第三天


这个大年初一不去教堂了。

外婆的生日是农历正月初一,她是位天主教徒,往年每个初一妈妈和我都会去教堂,今天当然是去不了了。

昨晚陪着家人看了央视春晚。

其实往年我从来都不看的,今年特殊,外面安静得可怕,如死城一般,如果不是有网络,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隔离到了火星。

开着电视,音量调到最大,虽然不知道都唱了什么跳了什么,但是有了一些沾着烟火气的热闹。

不过事实上我家也没人在看,都在刷手机,都在揪心。

今天顺丰送来了口罩,很意外,没想到大年初一还会送货。

前天在盒马鲜生下单的菜蔬零食也都送到了。

给两个快递准备了饮料和几片酒精棉片,说一声“新年快乐”,聊表谢意吧。

感谢今天还在工作的快递员们。

出门顺便去了趟药店,附近的两家药店关了一家,只有一家还开着小窗口营业,门口排了五六个人。外墙上贴着大大的海报“口罩、酒精、84已售罄”。

我照着医生朋友给的清单,想买几盒药以防万一(当然我心里也明白大概率是没货了),果然【奥司他韦】早就没货了,而【盐酸阿比多尔片】和【盐酸莫西沙星片】药店工作人员说都被医院收走了。

收走了!

我有点意外,所以医院不光缺医护用品,也缺药吗?

我认为截止目前,在这次疫情中,行政力量是失灵的(一直,并且仍然在拖后腿)

对外界,封锁消息,造成事态失控至此,就不说了。

对医疗系统内部,就我听到的各种故事,也是一直在压榨一线医护人员。

甚至局面发展到现在还要求医院不能接受外部的直接捐赠,必须通过红十字会统一接收、统一分配。

并且在医护人员压力这么大的时候,还在下达非常严格的封口禁令,(听说)甚至还查手机。

干啥啥不行,官威排第一。

普通民众应该如何应对疫情,官方引导也是缺失的。

封城至今,家里不曾有过社区上门,在公司还有统一的体温检查,发热会上报;回家以后有没有发热是没人过问的。

所在的社区也没有看到统一消毒的举动,问了几个同学,都说社区没有安排消毒。

现在的信息全靠网络自助,最早一批感染的医生写下了自己给自己治病的经验在网上分享【但事实上那些药都买不到了】;

医护人员上下班是私家车车主们自愿组群接送【但是根据最新的9号令,明天起私家车也不能上路了】;

物资的募集甚至搬车、卸货都靠各个群的传递在完成;

丁香医生、微医等都开通了网上问诊,帮助缓解医院压力……

包括,我们武汉本地人自发在微信朋友圈、各种群里发布各种提醒,建议大家有任何症状优先在家里隔离自查,不要往医院聚集,防止交叉感染、缓解医院的压力。

甚至有明星的后援会都在第一时间募集到了大批口罩送到武汉进行了派发。

真的,多亏了民间互助,组织能力和反应速度都相当优秀。

平时无比“正能量”的朋友圈都已经有人在跳脚了:官方甚至不如明星粉丝后援会。

是的,有武汉籍明星的粉丝后援会在21日晚发起网络捐款,采购20多万个口罩,另外还有消毒棉片和洗手液,22日下午就到了武汉。

看到消息,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耳鼻喉科梁武东医生在今天早上去世,他在1月16日感染上这种病毒。看朋友介绍说,这位医生19年已经退休,原本可以在家里休息……这次也是过度劳累、超强负荷才没挺过去吧。

R.I.P

最后,还是说说关注最多的物资供应问题,我在的是中心城区,家附近有比较大的超市(并不是高端超市),且在盒马鲜生的配送范围内。

今天看到的情况,盒马鲜生暂时停止配送了。听说盒马已经安排了从外地过来的物资补给,到店可以买到。但是现在私家车停用,采购可能是个麻烦事。

对于附近没有大型超市,且不在送货上门范围内的社区,我在同学群里有看到会比较困难,因为一般的小超市、生鲜超市不是已经售罄,就是已经关门了。2020.1.25

0 次瀏覽

© 2015 by Badiucao

Follow M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